-擁抱,是最能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雪落在封立昕懷裡嗚嚥著;而封立昕在雪落的擁抱下感歎著人生。

有的時候,相互擁抱的不一定非要是情侶,是親人,也可能隻是倆個命運多舛且同病相憐的人。

彼此之間有太多的感觸,能讓雪落和封立昕偎依在一起相互取暖。

雪落在封立昕懷裡哭了很久之後才泣不成聲的抬起頭來:

“抱歉,把你帥氣的風衣哭臟了。”

封立昕溫和的笑了笑,從風衣口袋裡拿出紙巾來給雪落擦拭臉頰。

“自從我能直立行走之後,就特彆愛穿白色的衣物。知道為什麼嗎?”

封立昕自問自答道,“因為這樣會讓我看起來更像你送我的那個大白不倒翁。”

聽到封立昕這暖意的話,雪落再次自控不住的哽咽起來:

“你穿白色的好看……比大白還好看!”

或許那個大白的陶瓷不倒翁,帶給封立昕的不僅僅是視覺上的溫暖,還有精神層麵上的百折不撓。

從被大火燒得麵目全非,到幾年後能自己直立行走,這其中的艱辛,隻有他本人才能深切的體會。

“真的嗎?不過呢,你隻能仰慕我,最好不要愛慕我!畢竟你已經是我的弟媳婦了!”

封立昕打趣的幽默道。原本,他就是一個為人謙和,且平易近人的暖男。

“我為什麼不能愛慕你?早知道當初就真嫁給你好了!”

雪落抹了一把眼淚,捎帶賭氣道:“我現在嫁給你也不遲!隻可惜,你心裡隻有藍悠悠!”

“怎麼,還真想嫁給我呢?”

看到雪落賭氣模樣,封立昕樂得一笑。

“知道你生行朗的氣!那小子的確不值得你跟孩子去原諒他!”

封立昕微微輕籲出一口濁氣,“但怎麼說呢……錯不在他!你們母子所遭受的一切傷痛,都是因我封立昕而起!要不是因為我,行朗也不會做出對你們母子那般殘忍的選擇來。”

“過去的事兒,咱能不提麼?”

雪落的神情黯然了下去,她實在是不想將那鮮血淋漓的場麵再回憶一遍。

“行!我們先找個地方坐坐吧。站在風口挺冷的。”

封立昕自己感覺到了冷意,也就更擔心弱不禁風的雪落會覺得著冷。

換一個溫暖的環境,更能讓人敞開心扉。

******

封團團小朋友睡了個美美的飽覺。

臥室裡的溫度很暖容,即便小可愛隻穿了身睡衣,又或是跑到了被子外麵,也不會著涼。

為了封小公主不著涼,這個室內溫度對於封行朗這個健碩的男人來說,就顯得有些高了。

羽絨被隻蓋到封行朗精勁的腰際,露出大半個密實而健美的匈膛。在睡袍下半顯半隱著,更添一絲男人特有的魅力之意。

昨晚跟大哥封立昕磨嘰得有些久了,加上剛入睡時一直惦記著兒子林諾那張憤怒又無助的小臉,封行朗翻騰了很長時間才勉勉強強的睡著。

封立昕已經早起離開了,偌大的庥上被封行朗和封小公主給霸占著。

睡飽覺醒來的封小公主,像一隻大號的毛毛蟲一樣,在封行朗懷裡左一拱,右一拱的。

還時不時的在封行朗的臉頰上吧唧一口;然後又鑽進封行朗的懷裡匍匐起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小說聚落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不眠之夜林雪落封行朗免費閱讀,不眠之夜林雪落封行朗免費閱讀最新章節,不眠之夜林雪落封行朗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