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膛後的槍,卻抵在了嚴邦的腦門上。

嚴邦給封行朗擦拭身體的動作微微僵化了一下,“怎麼,嫌老子伺候得不好?”

“是伺候得不太好!”

封行朗低沉著聲音,“把衣服全都脫了,然後推我去洗手間,我想方便!”

脫了衣物推封行朗去洗手間方便?

嚴邦的唇角勾起一抹邪惡的笑意,二話冇說,便開始脫自己身上的衣物。

封行朗想讓他脫,他簡直求之不得!

脫成什麼樣兒,他都樂意!

隻要封行朗願意看,他就願意脫!

這是有什麼好事等著他麼?

三下五除二,嚴邦便把自己扒得個乾乾淨淨。連同手腕上的機械腕錶,他都一併給取了下來。

就這麼精條條著身體呈現在封行朗的麵前,冇有一丁點兒害臊的成分。

當然了,嚴邦的字典裡根本就冇有‘矜持’這兩個字!

封行朗賞了嚴邦一記冷眼,便示意他將輪椅推進了洗手間。

就在嚴邦將他從輪椅上抱下,坐上坐便器時,封行朗手中的槍再次抵上了嚴邦的腦門。

“嘩啦啦……”連續的沖水聲。

“你這是要跟我玩那種遊戲?”

嚴邦問得匪氣,根本就不在乎封行朗抵在他腦門上的槍口。

“嚴邦,你怕死麼?”封行朗檢視了一下四壁問。

“能死在你手上,是我嚴邦的榮幸!”

嚴邦深睨著朝他舉槍的封行朗,應得相當的平靜。

這樣的動作持續了兩分鐘之後,封行朗才收起手中的槍。

因為他選擇了相信嚴邦!

“諾諾是我的命!他要是出任何事,我都無法原諒自己!更不會原諒傷害過他的人!”

“知道你心疼諾小子!所以我已經連夜派人去石郫縣尋找小傢夥了!”

“可諾諾就藏在你禦龍城裡!”

封行朗的眼眸銳利了起來。

“……”嚴邦微怔了一下,“你這是在懷疑我?”

“這是擄走諾諾的傢夥留下的!你自己看吧!”

封行朗決定跟嚴邦攤牌。他相信嚴邦,不會為了他自己的一己私慾,而陷害諾諾與危險之中的。

嚴邦接過封行朗手中的信件,越看那濃鬱的眉宇就揪得越瘮人!

“我X它媽個X的!誰它媽要陷害老子!”

嚴邦的火爆脾氣瞬間被點燃:他拿著那張信件就要朝洗手間外衝去。

“白癡!你給我回來!”

身後的封行朗厲吼一聲。

嚴邦立在門處,精健得如斯瓦辛格般的體魄,因為滿滿的憤怒而膨之脹著。

最終,嚴邦頓住了腳步回過頭來,“你在懷疑我?”

“在冇找到諾諾之前,任何人都是我的懷疑對象!”

封行朗低厲一聲,“你嚴邦也不會例外!”

“那你給我看這個,又是什麼意思?”

嚴邦的氣息喘得有些急促。

“為了諾諾,我必須懷疑你!可因為友情,我選擇信任你!”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小說聚落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不眠之夜林雪落封行朗免費閱讀,不眠之夜林雪落封行朗免費閱讀最新章節,不眠之夜林雪落封行朗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