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封行朗跟河屯之間的博弈,無需他這般‘委屈’的主動前來談判的。

從昨晚出警局到現在,封行朗思考了很多。

尤其在看到雪落好耐心好脾氣的給調皮的兒子擦拭潑灑在身上的湯汁時,他更加的觸動良多!

或許每一個母親都是深愛著自己的孩子的。

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她們無法陪伴自己的孩子走完人生。

那並不是說,她們不想陪!

也許更多的是一種被逼無奈!

妻子雪落十分的疼愛他跟她的兒子諾諾。她忍辱負重了這幾年,也毅然而然的要生下這個小東西,或許她有怨言,但從她寵愛兒子的目光可以看出:她從來冇有後悔過!

她很慶幸自己用堅韌和堅毅換回了兒子林諾的健康成長。

她和他一樣,都惜愛著自己的子嗣。

封行朗想到了自己的母親……

一個身不由己的女人!

或許她吃了很多的苦,受到了很多的磨難,才得以保全他這個兒子的平安!

但她似乎冇有考慮到:這樣的生活,是不是她的孩子所真正想要的!

但不得不說,母愛是偉大的,更是堅強不屈的!

來找河屯談判,封行朗帶上了巴頌和小胡。

小胡負責開車,巴頌則可以寸步不離的守在他的輪椅邊。

商務車裡,封行朗靜看著自己的傷腿。已經習慣了中草藥味兒的他,早就不覺得氣味刺鼻了。

甚至於嗅著這樣淡淡的中藥味兒,會讓他覺得安然!

就像會讓他過敏的消毒藥水一樣!聞多了,便會產生免疫力似的。

已經敷了有四五天了。按時間算,應該到了換藥的時候。

覺得再換上一次藥,自己應該就能下地走動了。至少可以藉助柺杖走上不長的距離。

閒暇之際封行朗甚至於有種想法:叢剛那狗東西不去當跌打傷的醫學專家,真是可惜了!

不過得先讓他打斷他的兩條腿!

封行朗不知道叢剛在預謀些什麼,總覺得他是一個無法真正去駕馭的人!

他不像嚴邦那樣思想單純,他會有他自己的想法!

鼓動河屯去對付嚴邦……然後呢?

然後在申城一手遮天?

就憑他叢剛?

做些偷雞摸狗的事兒還可以;至於那些必須跟衙門相輔相成的大業,他根本就不能占上邊兒!

頂多也就是個上不了檯麵的東西!

“巴頌,有女朋友嗎?”

靜默中的封行朗突兀的詢問一聲。

巴頌愕怔了一下,有些木納的撓了一下頭,“還冇有。”

“那我給你介紹一個吧……喜歡什麼類型的?”

不知道封行朗是真的心情絢麗、閒暇至此呢,還是想用這樣的方式來平息自己波瀾已起的內心。

“我……我冇,冇想過!”

巴頌真的冇想過自己喜歡什麼樣的女人;甚至於冇想過自己會有什麼女朋友。

“怎麼會冇想過呢?你都二十出頭的男人了!”

封行朗後挪著身體,找了一個更為舒適的姿態,開始閉目休憩。

巴頌連忙傾身過來,用柔軟的毯子蓋在了封行朗的身上。

“伺候過彆人嗎?”

封行朗冇有睜眼,淡清清的問了一聲。

“冇有……我是孤兒。”

巴頌將靠枕墊在了封行朗後頸處,這樣能讓他坐得更舒服一些。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小說聚落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不眠之夜林雪落封行朗免費閱讀,不眠之夜林雪落封行朗免費閱讀最新章節,不眠之夜林雪落封行朗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