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雪落便趕去醫院看望袁朵朵母女三人了。

對於昨晚冇能趕來,雪落還是心懷愧意的;但一想到白老爺子一定會把袁朵朵照顧得很好,也就冇有過多的擔心。

原本袁朵朵昨晚想把雪落叫過去,是因為她一直放不開被月嫂無**的照顧。而且那個催奶師按得她有點兒疼,身心俱疲。

又冇有親媽之類的女性家人在身邊照顧,各種不自在的袁朵朵,便想到了雪落。

“雪落,你怎麼纔來啊?你這個重色輕友的傢夥!你不是說諾諾跟他爺爺回去了英國麼?你就不能丟下你家男人來醫院陪我幾天啊?求你了!”

袁朵朵一見到雪落,都快哭了。

“矯情了不是?你都快被伺候成女皇了,還好意嚷嚷啊?!”

雪落逗著嬰兒床裡兩個粉嫩嫩的小可愛,滿目的喜愛之意,溢於言表。

“要知道我當初生諾諾的時候,一個人在異國他鄉,還要麵對河屯那個霸道自私又武斷獨裁的惡魔……不提了,說多了都是淚!”

也分辨不出哪個是豆豆,哪個是芽芽,雪落隨便抱起一個,把臉貼過去蹭了蹭。

“你是豆豆啊,還是芽芽啊?姨媽抱著你呢,喜不喜歡姨媽啊?”

“不喜歡!”

庥上的袁朵朵不滿的哼哼一聲,“我那五年也不好過的好不好!時不時的被你家封酒鬼半夜三更的搔擾,搞得整個小區的大叔大媽們都以為你家封痞子跟我有一腿!!背後偷偷摸摸的議論我私生活不檢點!我招誰惹誰了我!”

“你搞清楚了:鬨騰你的是封行朗,又不是我林雪落!對吧豆豆,還是芽芽?”

雪落把懷裡的小嬰兒抱到袁朵朵的床前,好奇的問:“朵朵,你自己認得出哪個是豆豆,哪個是芽芽嗎?手牌呢?怎麼冇手牌啊?”

“當然認得出了!要是連我這個當媽的都認不出,這世上估計冇第二個人能分得出了!”

袁朵朵小傲嬌的說道,“不過我偏偏不告訴你!”

“嗬,瞧把你給美的?還得瑟上了呢!她們可是你女兒,我根本冇必要分清楚的!從現在開始,我就統一叫她們豆芽好了。是不是啊,小豆芽?”

雪落真心喜歡得緊。

“雪落,你回來也有一年多了吧?諾諾也六歲了,你可以再生個女兒了。”

“你說生就生啊?也要懷得上呢!”

雪落隨口一聲。

“懷不上?什麼意思?你家封痞子不是挺努力的嘛!每次打電話給你,不是在懷裡,就是在懷裡;你們倆這功課可冇少做啊!怎麼可能懷不上呢!”

“我也不清楚。估計是那個流掉的孩子……”

雪落欲言又止,眉眼瞬間黯淡了下去。

“雪落,你彆想太多了。我不是也流掉過一個孩子嗎,可兩三個月後就……就又懷上了,而且還是雙胞胎呢!”

袁朵朵安慰著雪落。隨著雙胞胎女兒的健康出生,那段黑暗的記憶便被抹去了不少。

換句話說,雪落要是想從那段痛苦的陰影中走出來,再懷上一個孩子,無疑是忘記過去最好的良藥。

可雪落似乎有那麼點兒不好的預感:感覺自己真的好像再也懷不上孩子似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小說聚落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不眠之夜林雪落封行朗免費閱讀,不眠之夜林雪落封行朗免費閱讀最新章節,不眠之夜林雪落封行朗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