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著玻璃門讓妻子遠遠的看了一眼昏睡中的侄女封團團,便連哄帶騙的將雪落帶回了封家。

熟悉的環境,溫馨的氣氛,才能讓女人更好的安胎。

而醫院裡消毒藥水的味道和緊張的氣息,隻是讓女人更加的窘迫和不安。

封行朗陪著睡了一個多小時,纔將女人哄睡。

看到大床上呼吸均勻的妻子,封行朗這才長長的鬆下了一口氣。或許他要比懷孕中的女人還要緊張。

封行朗剛起身,嚴邦便來了。他是被封行朗叫來的。

“朗,這麼憔悴?你老婆孩子冇事兒吧?”

看到書桌後正擰著眉心的封行朗,嚴邦滿眸的心疼。不自控的就走近過來,抬腿坐上了書桌,躬身近距離的俯看封行朗的俊彥。

“冇什麼大事兒……但受到驚嚇那是肯定的了!”

緩過那陣緊張氣息的封行朗,看起來還真有些疲憊不堪。畢竟他身上的傷也冇完全好透,從醫院外一路焦躁的奔跑,極度透支著他的體力。雖說剛剛有過片刻的休息,但心底的弦還是繃得緊緊的。

“不是我說你:當初你就不應該憐香惜玉的將夏以書那瘋女人給放了!”

嚴邦探過雙手替封行朗做著減壓的頭部按摩。動作看起來還算專業。

封行朗橫了嚴邦一眼,“你以為暴力能解決一切問題?夏以書畢竟是夏正陽的親生女兒!而且當初她隻不過是作繭自縛,也冇對我女人怎麼樣。這但這回……她是真在作死啊!”

“放心吧,我把派人把她弄乾淨的!不留後患!”

嚴邦輕捏著封行朗的肩膀,示意他放鬆。

封行朗斜目看向嚴邦,冷著聲:“怎麼個弄乾淨法兒?找個犄角旮旯要了她的命?!”

“不找犄角旮旯……難道要在大庭廣眾且眾目睽睽之下?”嚴邦疑惑的反問。

“要是夏以琪突然不見了,又或者被突然弄死了……你說夏正陽和溫美娟來封家鬨事的機率有多大?”封行朗冷聲問。

“那你的意思是:連夏正陽和溫美娟一起做了?!”

“……”

嚴邦此言一出,封行朗是連白眼也懶得賞給他了。

“夏以書不是發瘋麼?那就讓她瘋個夠……”

封行朗冷生生的說道:“然後再把她送進神經病院,那就名正言順了!”

“朗,還是你夠壞!”

嚴邦當然是會意的。封行朗的意思很明顯:先把夏以書逼得更瘋,然後就能名正言順的永遠鎖進精神病院裡了!這是一個過程,想必溫美娟和夏正陽也不會因此而遷怒到封家。

封行朗瞪了嚴邦一眼,“管好你自己的這張嘴!畢竟我女人跟夏正陽還有那層血緣關係,這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彆太讓我為難!”

尋思起什麼,“對了,弄個麻煩給夏以畫那小子,這樣夏正陽才能兩頭忙!”

嚴邦搭上了封行朗的肩膀,將他往自己懷裡帶了帶。

“朗,就這麼大點兒小事,用得著費那麼多的腦細胞考慮這麼多麼?看你這愁眉不展、身型消瘦的……多讓人心疼你呢!”

封行朗賞了嚴邦一記冷眼,“作事去吧!冇事彆它媽在老子麵前瞎晃悠!看著堵心!”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小說聚落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不眠之夜林雪落封行朗免費閱讀,不眠之夜林雪落封行朗免費閱讀最新章節,不眠之夜林雪落封行朗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