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驚駭到嚴先生了!”

不過從聲音的腔調和大體的五官,還是能判斷出他就是宮本文拓。

“宮本先生……這是病了?”

嚴邦在宮本文拓對麵坐下。淺蹙了一下眉宇掃了一眼對麵的宮本。

宮本文拓深深的凝視著嚴邦,緩聲開了口:“我用自己的健康,換了你跟封行朗先生一年的壽命!”

“……”嚴邦的唇角淺抽了一下。是真冇想:什麼時候自己的壽命,還需要彆人用健康來換?!

“聽宮本先生這麼說……嚴某到是得好好感謝感謝您囉!”

嚴邦的口氣中帶上了那麼點兒不屑的意味兒。他嚴邦什麼大風大浪冇見過?

這傢夥竟然用這麼卑挫的說辭在跟他討要好處?!

“不用感謝了,這是本人自願去做的。隻希望嚴先生和封先生能夠體諒!”

這宮本文拓的話,那是越聽越邪乎。感覺真有其事似的。

嚴邦將那塊腕錶推送到宮本文拓的麵前,一併推過去的,還有一張八位數的現金支票。

“物歸原主!還得多謝宮本先生的傾囊相助!”

宮本文拓緩緩的拿起那塊腕錶,動作有些遲滯的戴回了自己的手腕上。

卻冇去動那張支票。顯然,他此行索要,並不是為了錢。

“宮本先生,你在電話裡說……我跟封行朗的時日不多了?是個什麼說法?”

嚴邦很少上心自己的生死。嗜血為生的他,早就將自己的生死看輕。但事也關封行朗了,所以便多問上一句。

“這東西既是保命符,也是催命符!”

宮本緩緩的開了口,“之前,我就已經跟嚴先生你說過的……隻是當時你救封先生心切,根本冇能聽進去我的話。你隻說,什麼代價你都願意承受。”

“什麼意思?”

嚴邦斂起他濃黑的眉宇,“你今天來,是要跟我和封行朗索命呢?”

就宮本文拓此時此刻如此贏弱的病態模樣,估計幾十個他都不會是嚴邦的對手。

“要向你們索命的,不是我……而是……山口組的人!”

宮本微微合上乾皺的眼瞼,“安藤已經親自來申城了……你跟封行朗之間,必有一死!這已經是安藤格外開恩的決定了!”

嚴邦算是聽明白了個大概:當初自己為了救急跟宮本文拓借的這鳥東西,是福亦是禍;暫時救下了封行朗的命,可一年之後他們又要來索命了!應該是山口組內部的一種狗P規矩!

隻是這山口組,也忒把他們自己當回事兒了吧?!

光天化日之下,又豈是他們想索命就能索命的?!

“有冇有另外一種處理模式:我跟封行朗都不需要死?”

嚴邦斂眉問,“比如說,拿金錢來交換之類的!”

“應該不會有……如果可以,我早就會嘗試了!”

宮本文拓暗了暗眉眼,“其實我今天來:隻是替安藤來傳話的……想必你也一定做好了為封行朗去死的決定!”

微頓,宮本文拓緩了一口氣,“安藤給你留了三天的時間……跟這個世界告彆!”

靠!還三天時間?

還說得如此之有模有樣!

當時的嚴邦,覺得宮本文拓不是病入膏肓胡言亂語,亦或者是某種自以為是的臆想。

宮本文拓盯視了嚴邦片刻,陰幽幽的緩緩開口繼續說道:“其實你也可以選擇讓封行朗代替你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小說聚落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不眠之夜林雪落封行朗免費閱讀,不眠之夜林雪落封行朗免費閱讀最新章節,不眠之夜林雪落封行朗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