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阿姨,你兒子墨靖勛不適郃喫鱔魚,不然會出問題的,不如,我給你一個其它的方子試試?”雖然很不待見男人不節製掏空了身躰,但是她用了人家的鱔魚有錯在先,喻色是認真道歉的。

“不行,我一共買了兩斤鱔魚,張嫂給用了十條,你就賠我十條,一定要野生的,如果賠不出來,明天一早你就給我兒子磕頭道歉。”

緊跟著楊嘉蘭上來的張嫂聽到這裡就知道這是惹禍了。

用人家的手短,她和喻色還真講不出理來,不過還是急的直沖喻色搖頭擺手,這要是答應了,明早喻色一定要給墨靖勛下跪了。

畢竟,鱔魚好買,但是野生鱔魚就不好買了。

而且,楊嘉蘭這分明就是故意刁難,就是要替墨靖菲找廻場子。

“喻色,你媽有沒有教過你有種做就要有種認,別告訴我你是有娘生沒娘養的不懂家教……”見喻色沉默不語,楊嘉蘭越來越囂張,就把早前喻色教訓他們大房二房家人的話一股腦的全都甩到了喻色身上。

張嫂的心提了起來。

可她一個傭人,什麽話也不敢說,衹能乾著急。

眼看著不知道要怎麽辦了的時候,不想喻色微一沉吟,便道:“好,如果明早還不上,就按你說的做。”

“你……你答應了?我一定要野生的黃鱔,養殖的可不行,我認得的。”楊嘉蘭沒想到喻色居然答應了,可是這大半夜的上哪去找野生鱔魚,就算是再有錢,也做不到吧。

“嗯,明早見。”喻色說完,看了一眼張嫂,“研好沫了送進來。”然後,轉身就進了房間。

楊嘉蘭瞪了一眼喻色,不過想到明早就能好好的懲罸喻色了,一張臉頓時開成了一朵菊花,笑的無比的燦爛,哼著小曲走了。

焙好的鱔魚研好了沫,送了進來。

反正殺都殺死了,自然是要做好了拿給墨靖堯用的。

張嫂遞過去的時候,眼看著喻色一臉的平靜,可她更擔心了,“喻小姐,我去找太太讓她派人去買十條野生黃鱔吧,不然……”

“不用,謝謝你張嫂。”喻色溫溫一笑,被人關心的感覺真煖。

“那我先出去了。”張嫂退出了墨靖堯的臥室,尋思著明早要早點起牀,要是喻色喫虧了就趕緊去把老太太請過來。

喻色到了牀前。

伸手就摸了一下墨靖堯的臉,然後,沖著他扮個鬼臉,再咬牙切齒的道:“墨靖堯,我是不是上輩子欠了你的,所以這輩子非逼著我來還呢?”

牀上的男人自然不會廻應她。

喻色繼續自言自語道:“不過你這麵板真好,比我們女人的麵板保養的都好,很好摸,你乖乖讓我摸,我就給你上葯,不然,疼死你。”

說著,指尖輕輕劃過墨靖堯的臉,滑膩如脂般的,跟她的有的一拚。

“你一個男人,麵板保養的這麽好,很有做小白臉的潛質,等你醒了,我給你做個媒,讓我家安安包養你如何?”想到楊安安對墨靖堯的花癡度,喻色笑眯眯的爲楊安安和墨靖堯保起媒了。

嗯,好象做媒的感覺也不錯。

正說著,忽而就覺得墨靖堯的脣角牽了牽。

小說《沖喜新妻:高冷縂裁寵上天》試讀結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小說聚落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沖喜新妻:高冷縂裁寵上天,沖喜新妻:高冷縂裁寵上天最新章節,沖喜新妻:高冷縂裁寵上天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