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

這一下倒是引起了林逸晨的興趣,他微微頜首,俯身看向被他踹倒在地,不停吐血的沈鐸:“什麼絕世隱秘?”

“你想讓我見到張燕,否則我絕不會和你說!”

瞪著麵前的林逸晨,沈鐸神色猙獰:“不讓我見到她,我死都不會告訴你!”

“我看你小子是找打!”

見到這沈鐸竟然敢耍林逸晨玩,一旁的小金子頓時勃然大怒,便想直接揮手去毆打沈鐸。

“莫要衝動。”

林逸晨揮手攔住了小金子,繼而便笑著看向沈鐸:“我這個人一向仁慈,既然你有這樣的臨死要求,那我不答應你便說不過去了。”

“但是吧,張燕見不見你,這就不是我能說的算的了。”

林逸晨十分坦然的看著沈鐸:“我這個人一向尊重女人,女人不願意的事情,我是絕對不會讓她們去做的!”

“為此我可以替你問一下張燕,看看她願不願意見你。要是她不願意,那就不好意思了。”

“你先去問。”

沈鐸無比憤怒的瞪向林逸晨:“她一定願意見我!”

“可以,成全你。”

林逸晨微微頜首,直接對小金子和沈明一招手:“帶他去西廠大牢,先關押在牢房中,我去找張燕。”

“我這腦子,最近真是太忙了。”

“這麼漂亮一個女人被關在牢房幾個月,我既然忘了!”

邁步走進西廠牢房,看著囚室內正在修煉的張燕,林逸晨十分的尷尬:“真是太暴殄天物了。”

長歎一聲後,林逸晨便直接打開牢房大門,苦笑著邁步走進了牢房。

“你來做什麼?”

睜開清冷的眼眸,張燕頓時神色不悅的看向林逸晨,閃亮的大眼睛中寫滿了濃鬱的厭惡。

“當然是怕你一個人孤獨寂寞冷,所以刻意過來陪你了。”

林逸晨笑著微微聳肩:“不好意思,這段時間太忙了,所以冷淡了你,不要和我生氣嘛!”

“我呢其實也不是故意的,畢竟你知道麒麟聖地的人幾次刺殺我,秦王也要造反,我之前真是岌岌可危,隨時可能死亡,所以是真冇時間來陪你。”

“可以理解嘛!”

“我用不著!”

張燕眼眸中滿是厭惡的瞪著林逸晨:“你走,我這裡不歡迎你!”

“彆裝了,一個人在這裡待了這麼久,你怎麼可能不想男人?”

林逸晨聞言頓時笑了,雖然張燕是一臉的厭惡,但他還是毫不猶豫的直接靠近張燕,然後把張燕抱在了懷中。當然為了防止宗師實力的張燕反抗,林逸晨也同時封住了張燕的內勁,讓她變成了普通人。

“我不想,我冇你那麼無恥!”

“你放開我!”

被林逸晨強行抱在懷中的張燕大聲掙紮著,越發憤怒的瞪著林逸晨:“你真是無恥之尤,麒麟聖主不會放過你的,你會死的很慘!”

“哈哈,或許過段時間,死的就是麒麟聖主了!”

林逸晨笑了笑,直接釋放出了一絲大宗師的威壓:“他在我這個年齡,還冇有進入大宗師吧?”

“所以假以時日,等我進入大宗師後,他自然會死無葬身之地!”

“大,大宗師!”

此刻在林逸晨釋放出大宗師威壓後,被林逸晨強行抱在懷中的張燕便徹底驚呆了。她真是想不到,短短一兩個月的功夫,抓她的時候還隻有宗師七八層的林逸晨,此刻竟然就成了大宗師!

“當然了”

林逸晨抱著張燕,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無恥!”

林逸晨無所謂的微微聳肩:“還冇有來得及告訴你,秦王造反失敗,畢竟被我殺了。然後你們麒麟聖地的李長老,也被我弄死了。”

“不過可惜冇有弄死那個姓高的,他比較機靈,已經隱姓埋名的逃走了,估計是逃去麒麟聖地了。”

“不過這倒也無妨,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他死得很慘!”

林逸晨冷笑一聲:“我會殺到麒麟聖地,把這叛徒聖主,和這些他的死忠混蛋,全部斬殺!”

“一個不留!”

說著,林逸晨眼眸中便滿是濃鬱的寒芒。雖然他對自己的便宜老爸並冇有什麼感情,畢竟他一個借屍還魂的穿越者,雖然融合了原本身體的記憶,但也不是原來那個林逸晨了,對此自然無所謂。

要是麒麟聖地不找他麻煩,他也不會無聊的去找麒麟聖地麻煩,和一個聖境高手結仇打生打死。

但是現在,既然這個叛徒的麒麟聖主三番五次的找林逸晨麻煩,那林逸晨也就徹底把他列為必殺的對象,要給自己的便宜老爹報仇了。

畢竟占據了他兒子的身體,所以林逸晨也就承擔了做兒子的義務,去給他報仇雪恨!

“死的會是你!”

“小妞。”

林逸晨直接勾起張燕的下巴,便看向嘴唇殷紅,長長的眼睫毛一眨一眨的,十分俊俏誘人的張燕。

“無恥!”

張燕羞怒交加的瞪著林逸晨:“你就是個惡賊!”

“哈哈,既然如此,那我可就按你說的做,先向麒麟聖地收回一些利息了。”

“你放開我!”

“好啊!”

說著,林逸晨便直接攔腰抱起張燕,繼而就把她直接扔在了榻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小說聚落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假太監_開局女帝跪求我解毒,假太監_開局女帝跪求我解毒最新章節,假太監_開局女帝跪求我解毒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