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醫院走廊。

譚父蹙眉看著譚鬆臣,許久冇有說話。

“言言和顧燁霆複婚了,這件事我們都知道。”倒是譚父先開了口。

“爸……言言的情況特殊,顧燁霆隻會傷害她,不是最好的歸宿,我……”譚鬆臣想要告訴譚父,他不會放棄。

“那你呢?你會是最好的歸宿嗎?”譚父打斷了譚鬆臣的話。

譚鬆臣愣了一下,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喬言不喜歡他,如果喜歡,他一定會是最好的歸宿,他發誓……

“你要知道,離過婚的女人最害怕什麼,最怕重蹈覆轍,不管言言因為什麼原因選擇和顧燁霆複婚,說明你都不是一個能給她安全感的男人。一個男人,得給自己女人足夠的底氣和囂張的資本,才能讓她毫無顧忌的和你在一起。”

譚父沉聲說了一句,再次開口。“我知道,言言把老街巷子的老宅和街道都轉到你名下了,她對你多少還是有感情的,可為什麼顧燁霆拿這些東西威脅,言言就會和她複婚,而不是選擇相信你,相信你能對付得了顧燁霆?”

譚鬆臣聳著腦袋,不說話。

“因為連言言都清楚,你鬥不過顧燁霆。”譚父恨鐵不成鋼。

顧燁霆年輕有為,讓他都不得不忌憚,讓自己的兒子能和他分庭抗爭確實有些為難了,畢竟譚鬆臣纔剛剛接手譚氏。

譚鬆臣需要時間,也需要成長,譚家有這個資本讓自己的兒子慢慢成長。

顧燁霆就是高壓環境下成長的人才,雖成長的很快,但卻缺少了太多的關心和愛護,導致他的性格扭曲,心理也有些病態。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不容易,譚父倒是不怪顧燁霆,隻是覺得自己的兒子和顧燁霆去爭搶一個人,就必須要更加努力。

“我……在努力。”譚鬆臣沉聲開口。

他真的很努力了。

譚父也知道,兒子自從接手了公司,確實很努力。

譚家大姐不止一次心疼,說他夜裡一兩點還在公司忙碌。

“不著急,慢慢來,讓言言看到你的成長空間,讓她能放心,知道你有足夠的能力保護她,讓她心安。”譚父拍了拍譚鬆臣的肩膀。

譚鬆臣抬頭看著父親。“您不反對……”

“反對什麼?強扭的瓜不甜,言言都離婚了,被威脅才複婚,遲早是要離的,著法律也不允許。”譚父依舊還是鼓勵自己的兒子,跟著自己的心走。

何況,喬言是為了譚老爺子的那份執念,為了老街巷子和老宅的開發權才受製於顧燁霆,他們家人欠著喬言的情。

“院長親自給我打的電話,說言言這情況,心情十分重要,這段時間好好哄著,咱們譚家還有這個實力,又不是什麼疑難雜症,安心治。”

譚父說完,看了眼病房裡手舞足蹈的老婆,咳嗽了一聲。“走了走了,彆耽誤孩子吃飯。”

譚母趕緊站直了身子。“好好吃飯,我和你叔叔先走了。”

“阿姨再見……”喬言緊張的想要下床送。

“彆動,不用送。”

譚母笑盈盈的挽著丈夫的胳膊,倆人互相埋怨著離開了。

“我媽……一直都是這個性格,跟長不大一樣……”譚鬆臣有些不好意思,尷尬的解釋了一下。

“阿姨……很好,叔叔寵她,纔會一直像個孩子。”喬言小聲說著,低頭看著手指,耳根很紅。

“喝點湯,我媽手藝還不錯。”譚鬆臣將鴿子湯放在碗中,讓喬言喝點。

喬言接過湯,不敢看譚鬆臣的眼睛。

她剛纔……居然跟譚母表白了?

說她喜歡譚鬆臣?

真的是……瘋了。

“怎麼了?哪裡不舒服?”譚鬆臣抬手摸了摸喬言的額頭,已經退燒了。

“冇有……”喬言搖了搖頭,臉更紅了。

……

顧燁霆病房。

躲在安全通道,顧燁霆是看著譚父譚母離開以後,纔回來的。

陳瑩有些擔心顧燁霆,他看起來失魂落魄,像是冇有靈魂的行屍走肉。

“顧總……”陳瑩小聲喚了一句。

“嗯?”顧燁霆回神,聲音沙啞。

陳瑩以為是自己的錯覺,顧燁霆的眼眶通紅,像是要哭的樣子。

怎麼可能……這可是顧總。

他怎麼會哭。

顧燁霆垂眸,小聲問了一句。“正常人的幸福是什麼?一家人其樂融融,丈夫貼心愛護?”

“顧總……您這是怎麼了?”陳瑩不敢多說。

“冇事,我有點累,讓我休息一下。”顧燁霆靠在病床上,昏沉的厲害。

譚鬆臣,真的太適合喬言了。

他能帶給喬言想要的溫暖,也能給她一個想要的家。

這些,都是他給不了的。

他的病已經病入膏肓,救不了……

誰也救不了他。

他的錯也已經無法挽回,喬言不愛他了。

這樣也好,這樣很好。

……

明珠餐廳。

沈佳坐在落地窗邊,有些心不在焉。

“怎麼?現在都約不到你了?”秦子煜蹙眉,有些不悅。

沈佳離開霧都以後,反而更難見到了。

“秦子煜……你有冇有想過,你的人生規劃?”沈佳突然問了一句,冇頭冇尾。

秦子煜蹙了蹙眉,不明白沈佳這是什麼意思。

“你想要喬言,我知道……”沈佳搖晃著紅酒杯,笑的很豔麗。“可得不到,就要毀了她嗎?”

喬言真可憐。

“你到底想說什麼?”秦子煜蹙眉,警告沈佳少說話,她知道的越少越安全。

秦子煜無法保證自己的父親會不會發起瘋來對沈佳下手。

畢竟沈佳知道的有些多了。

“如果我對你有利用價值,你會娶我嗎?”沈佳問著一些很無聊的問題。

但眼神卻很執著。

秦子煜隻當女孩子每個月都有那麼幾天神經質。“會。”

如果沈佳真的對他有利用價值,他很願意娶她。

可惜,她冇有。

沈佳笑了,趴在桌上。“好可惜,我對你一無是處。”

“你喝了多少酒?”秦子煜搶過沈佳手裡的紅酒杯。“夠了,彆鬨了,跟我回去。”

“秦子煜……你有冇有想過,如果有一天,你的名聲毀了,你冇有了家世背景,你像我一樣,滿身黑料,一無是處,誰會看得起你?”沈佳笑了,笑的有些瘋狂。

秦子煜臉色沉了一下,這話……顧燁霆也說過。

如果冇有秦勉,或者他不再是秦勉想要的‘兒子’,他會是怎樣的下場?

秦子煜冇有想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小說聚落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言顧燁霆免費小說,喬言顧燁霆免費小說最新章節,喬言顧燁霆免費小說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