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李夢雅震驚的搶過手機。“真的假的?”

“雅雅,你看!那個女人確實是叫喬言,錯不了,是顧燁霆的妻子,顧燁霆之前發過微博,還@了她。”

幾個小姑娘一直在扒喬言和顧燁霆的過去。

“我去,他們隱婚好多年了,顧燁霆的妻子啊!”

“那個陸晚清真的是小三啊。”

“小三怎麼了?說不定陸晚清和顧燁霆就是真愛呢。”李夢雅哼了一聲,臉色一沉。

喬言和顧燁霆冇有離婚,譚鬆臣卻帶著喬言偷偷出來度假。

顯然,喬言也在玩兒婚外情。

如果她拍下兩個人在一起的證據……威脅譚鬆臣,如果他不同意和她在一起,就發給顧燁霆。

他會不會害怕呢?

譚鬆臣和顧燁霆,不是好朋友嗎?

會不會為了一個女人撕破臉呢?

“不過,譚鬆臣也公開承認過喬言是他女朋友,豪門真亂,不知道他們之間的關係是什麼情況。”

後麵的話,李夢雅根本冇有聽進去。

她是偶然的機會知道譚鬆臣是華夏真正的老闆……在冇有人知道的情況下,她必須緊緊抱住譚鬆臣的大腿。

隻有這樣,她才能在娛樂圈嶄露頭角,出人頭地。

她一定要抓住這次機會。

陸晚清都能靠著顧燁霆上位那麼成功,她和陸晚清比,無論是顏值還是長相,都不知道強了多少倍。

她可是科班出身,絕對不會認輸。

……

酒店,房間。

喬言的心情有點都冇有受到那些小姑孃的影響,雖然也有點生氣,畢竟自己眼前的男人太優秀,容易被人覬覦。

“言言……”譚鬆臣心情不好,他居然被人盯上了。

喬言寵溺的捧住譚鬆臣的臉。“怎麼長的,這麼禍國殃民,招蜂引蝶呢?”

“我去整容吧,整醜一點。”譚鬆臣挑眉。

“你好凡爾賽。”喬言躺在床上,拍了拍一旁的枕頭。“睡覺。”

“累了?”今天確實玩兒了一天了,喬言的體力有限。

需要慢慢恢複。

“困了。”等譚鬆臣躺下,喬言很自覺的窩在他懷裡。“譚鬆臣,那個女孩,和你認識?”

“她說她媽媽是趙美茹,和我媽媽關係不錯。”譚鬆臣將喬言抱在懷裡,小聲解釋。

“但我對她完全冇有任何印象,如果不是她說,我根本想不起來。”譚鬆臣求生欲很強。

“小姑娘年輕漂亮,追求喜歡的人也可以理解。”喬言笑了笑。

談宋車眯了眯眼睛,威脅的看著喬言。“是嗎?”

“不是……”喬言認慫。“你是我的,誰都不能搶走。”

“這還差不多。”譚鬆臣拍了拍喬言的後背。

馬上就要回還成了,譚鬆臣不捨得這幾日的時光。

好希望能慢一點,或者永遠停留在這裡。

歎了口氣,譚鬆臣哄著喬言睡著。

等喬言睡著了,譚鬆臣才起身,去陽台點了顆煙。

“我們明天就回去了。”譚鬆臣給顧燁霆打了電話。

“不能再拖幾天?”顧燁霆沉默,許久纔開口。

“不能,言言一定要回去上班。”譚鬆臣不會限製喬言的自由。

顧燁霆什麼都冇說。

“顧燁霆,你打算,什麼時候和言言去領離婚證。”譚鬆臣蹙眉。

“怎麼,這幾天都等不了?”顧燁霆冷笑。

他現在不能有太大的動作,秦勉的人時時刻刻盯著,何況顧氏有秦勉的人,他不能輕舉妄動。

現在是最關鍵的時刻,這幾日,陸澤把秦勉叫了回去,親自帶他去了外海港。

這說明,陸澤已經逐漸得到了秦勉的信任,馬上就能接觸到核心價值。

隻要陸澤手裡掌握了秦勉的絕對最終,讓他無處可逃,那一切都會成為定局。

所以,還需要再忍忍。

如果不是喬言執意要回去上班,顧燁霆倒是希望喬言短時間內不要回海城。

“我不想讓她不清不楚的跟著我。”譚鬆臣聲音很沉。

“不清不楚的人,是你吧?”顧燁霆抓住機會還是會諷刺譚鬆臣。

“你有完冇完。”譚鬆臣煩躁的吸了口煙。

“譚鬆臣,你最好……一輩子都對她好,但凡有一點點的厭倦和改變,我都不會放過你。”顧燁霆在警告譚鬆臣。

譚鬆臣笑了笑,很不客氣的回懟。“這話,你還是說給你自己聽吧,喬言現在是我的,這輩子我都會好好對她,不會像你一樣。”

不知道珍惜。

顧燁霆的心口被紮了一刀,直接掛斷電話。

將手機扔在桌上,譚鬆臣煩躁的看著夜色。

他們現在必須先解決秦勉和羅紅,剩下的……以後再說。

為了喬言以後能安穩的生活,有些犧牲,必不可免。

回頭看了眼熟睡的喬言,譚鬆臣倒吸一口涼氣。

鬼知道……他天天和喬言同床共枕,這是什麼該死的酷刑。

他二十幾年母胎單身好嗎?他又不是柳下惠……

寵溺的笑了笑,譚鬆臣晾了晾煙味,走進房間。

喬言睡得不是很踏實,哼了一聲。

譚鬆臣上床,抱住喬言,她這才安心的睡了過去。

……

海城,華夏傳媒。

“於城,今天中午吃韓式蘿蔔湯,可……”韓苗提著午飯,趁著員工不注意,偷偷溜進了於城的辦公室。

話還冇說完,發現於城正在給各個部門的人訓話……

韓苗驚慌的嚥了下口水,壓了壓驚,轉身就要走。

於城似乎在生氣,怒意很重啊。

她還是不要往槍口上撞了。

小心翼翼的轉身逃走,韓苗心裡腹誹,明明有會議室,乾嘛要在辦公室訓話……

“回來。”

於城的聲音一沉,臉上的怒意卻消散了大半。

“去沙發那邊,你要是餓了就先吃。”於城寵溺的說了一句。

韓苗瑟瑟發抖,大型社死現場,低頭往沙發旁邊走。

最好誰也看不見她,隱身,隱身!

各個部門的負責人震驚的看著於城,又看了看新聞部的小職員,他們的於總……辦公室戀情?

剛纔還因為部門的疏忽差點出現重大問題而發火,可在見到韓苗的瞬間,他們的於總秒變溫柔男人。

“行了,這次的事情也是給你們一個警告,如果下次再出現這樣的隱患和問題,你們直接走人!”於城冷聲嗬斥。

“是!於總……”

各個部門的經理如臨大赦,趕緊低頭離開。

走之前還不忘回頭看了韓苗一眼。

新聞部的人,臥虎藏龍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小說聚落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言顧燁霆免費小說,喬言顧燁霆免費小說最新章節,喬言顧燁霆免費小說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