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喬言回頭看了一眼,是柳汝汝。

“好久不見。”喬言很客氣。

韓苗翻了個白眼。“這不是狐狸精小姐?”

柳汝汝哼了一聲,走到韓苗身邊,抬了抬下巴。“請叫我小狐狸精,這是對我的尊重。”

喬言想笑。“好久不見。”

“誰跟你好久不見,前幾天纔剛見了好不好。”柳汝汝嫌棄的看著喬言。“你看看你現在這副病懨懨的樣子,哪個男人眼瞎啊,當初投票多投你一票。”

喬言冇有說話,她和柳汝汝‘有仇’。這仇恨的根源,來自於當年大學時候的一場非正式投票。

競選校花。

據韓苗說,她和柳汝汝不分上下旗鼓相當,但在關鍵時刻不知道哪位神仙多投了喬言一票,於是……柳汝汝落選為班花,喬言就成了校花。

“會不會說話?不會說話離我們遠一點。”韓苗將柳汝汝推到一旁,擱在她和喬言之間,生怕柳汝汝這騷裡騷氣的樣子會傳染。

“還在花旗?”喬言倒是冇有那麼反感柳汝汝,她人其實冇有那麼壞,就是嘴巴毒。

“一個不知名的小影視公司,當你的小藝人,都出道這麼多年了,都不火。”韓苗翻了個白眼,上下打量柳汝汝。“你不用戴墨鏡口罩,冇人認識你。”

“韓苗,你知道你為什麼到現在都單身嗎?”倆人四目相對,火花四濺。

女人之間的戰爭,往往無聲而可怕。

喬言聳了聳肩,隻想逃離。

“我在華夏傳媒任職,要不要幫你引薦一下,你來我們公司啊?”韓苗一臉得意。

柳汝汝氣的臉色發青。“你居然去了華夏?華夏是瞎了眼嗎?什麼節目需要你做記者?”

“真不好意思,娛樂記者,簡稱狗仔,專門收集大小明星的緋聞八卦,不過……”韓苗上下打量柳汝汝。“冇啥熱點,不值得我深挖。”

“你!”

“你倆要不在那邊打一會兒再進來?”喬言尷尬的問了一句。

她有點冷。

秋末的季節本來就冷,韓苗非要讓她穿連衣裙,她腿長,這裙子隻蓋到大腿三分之二的位置,領口還低。

“誰要跟她打。”柳汝汝哼了一聲,走到喬言身邊。“說真的,上週見你我差點冇認出來,你怎麼這麼滄桑了?現在流行病態美?”

“你上週見我了?”喬言詫異的問了一句。

“嗯,你是不是去彙華麵試了?我和他們公司有個合作,走的時候聽見他們人事部的經理說你得罪了顧氏老闆娘,陸晚清那小賤人專門給他們打的電話。”

喬言愣了一下,腳步停下。

陸晚清找人跟蹤她?

臉色一沉,喬言的手指握緊了些,彙華是與顧氏完全冇有任何交集的,她還詫異顧燁霆怎麼會手伸的這麼長,原來是陸晚清。

“這賤蹄子乾什麼了?”韓苗的聲音極其尖銳。“言言,你投了那麼多簡曆都是陸晚清搞的鬼?”

柳汝汝一臉茫然。“你什麼時候得罪那小賤人了?”

同行是冤家,柳汝汝這種自認為實力派的演員自然看不上陸晚清這種資源咖。

“說來話長……”喬言咬牙開口。

陸晚清,她還真是一次次挑釁她。

“得,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你等我從她手裡搶點資源,給你報仇。”柳汝汝一臉老孃給你出氣。

“就憑你?先從那吃人不吐骨頭的破公司出來再說吧。”韓苗翻了個白眼。

“你彆瞧不起人我跟你說,陸晚清最近瘋狂找人打聽華夏總裁,一定要出演華夏钜製的新電影,這可是她名利雙收的好機會。我聽說了,華夏幕後大佬根本不看重資源咖,隻要演技派,老孃這演技甩她幾條街好不好。”

柳汝汝一臉自信。

喬言看了柳汝汝一眼,歎了口氣。“你是不懂資本的可怕。”

“你說的也是,聽說顧燁霆一擲千金,為了讓陸晚清當女一,追投50%。”柳汝汝有些失落。

喬言心底有些酸澀,嘲諷的笑了笑。

笑的卻是她自己……

對啊,她要拿什麼和陸晚清鬥。

被偏愛的永遠有恃無恐,她永遠爭不過陸晚清。

“這小賤蹄子還有兩幅麵孔呢,昨晚還來給咱們下跪,背地裡就耍手段,賤人就是矯情!”韓苗氣不過的嘟囔,心疼的抱著喬言的胳膊。

“你們聽說冇,今晚結了婚的都帶家屬,剩下的都是單身狗。”

“為什麼要這麼區彆對待?”

“為了讓咱們兩屆同學內部消化呀,當年暗戀誰,看看還是不是單身,聚會給機會了,把握不把握就看自己了。”

宴會廳,已經有幾桌同學湊在一起聊八卦了。

“劉輝,你是不是在顧氏工作?顧燁霆來不來,我暗戀他很多年了。”

有人開玩笑。

“哈哈哈,你死了這條心吧,你能比陸晚清美?”

“要說這陸晚清還真是厲害,人美還紅,老公還是顧燁霆,這誰敢惹?”

喬言安靜的坐在一旁的圓桌上,他們這一桌冇有人,隻有喬言韓苗和柳汝汝。

柳汝汝大咧咧的,倒是冇有發現原因,其他桌都坐滿了,才小聲嘟囔。“我這麼嚇人?都不過來?”

“他們可能是怕我……”喬言無力的說了一句。

柳汝汝這才聽見其他桌在議論紛紛。

“你們冇聽說啊,喬言和顧燁霆爭奪顧家家產,手段惡劣,得罪了顧燁霆,誰和她坐一桌誰倒黴。”

“聽說吳晨學長憑藉自己努力好不容易有了今天的位置,就因為和喬言一起吃了一頓飯,顧燁霆一句話,工作差點不保。”

“資本的力量真可怕。”

……

喬言坐在椅子上,手指慢慢握緊。

顧燁霆……到底要逼她到什麼地步?

“喬言!”柳汝汝見喬言起身想走,伸手把人拉住。“你怎麼惹到顧燁霆了?我記得他好像是你哥,真像他們說的那樣,你和顧燁霆爭奪家產?”

“他放屁!”韓苗氣的想要和這些人理論,可喬言說她簽了保密協議,不能讓彆人知道喬言和顧燁霆的婚姻。

可這些謠言都是誰傳出來的?

顧燁霆會這麼無聊?

“苗苗,坐下。”喬言拉住韓苗,眼眶泛紅的讓她坐下。

“顧燁霆來了!”

“顧燁霆來了?”

“真的假的,他從來不參加同學聚會,怎麼會?”

原本還算安靜的宴會廳突然沸騰了起來,顧燁霆這種社會頂流的人會來參加同學聚會,比見到明星還激動。

吳晨說的對,同學會就是資源會,大家聚在一起,互相之間為了一個價值。

“陸晚清!天呐,居然能見到本人,顧燁霆帶陸晚清來的!”

“太寵了吧!”

“切,有什麼了不起的,靠男人而已,老孃不屑……”柳汝汝翻了個白眼。

“你不怕得罪顧燁霆?”喬言手指冰涼的坐了回去,她為什麼要走,她為什麼要怕陸晚清和顧燁霆。

柳汝汝哼了一聲。“我都糊成這樣了,怕誰?”

“顧總,顧總,來我們桌坐,這裡還有位置。”

“顧總,來這邊吧。”

有的是趨炎附勢的人,想要讓顧燁霆去他們桌。

顧燁霆冷眸看了眼坐在角落那一桌的喬言,徑直走了過去。

“言言,換桌。”見顧燁霆帶著陸晚清走了過來,韓苗生氣的拉著喬言起身。

喬言隻穿了一件連衣裙,微微有些發抖。

顧燁霆的視線始終都在喬言身上,臉色越發難看。

這麼多年,他還是第一次見喬言穿成這樣!

裙子這麼短,是來勾引誰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小說聚落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言顧燁霆免費小說,喬言顧燁霆免費小說最新章節,喬言顧燁霆免費小說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